999105英皇|徐冰:这面镜子可以看到自己|COVER PERSON 发布时间:2020-01-11 12:35:55

999105英皇|徐冰:这面镜子可以看到自己|COVER PERSON

999105英皇,摄影丨李英武

2018年,艺术圈的人称之为“徐冰年”。

澳门、武汉、北京,一位艺术家一年内连续三个大展的频率并不多见。

与前两次个展不同的是,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个展“徐冰:思想与方法”可以说是一次系统性大规模回顾展。在逾2000平方米的高大空旷的展厅中,展示了60多件作品,跨越了徐冰40余年的创作历程。

徐冰在2008年回国后,一直想要做一个大型回顾展,十年后终于得以呈现。徐冰说,这次回顾展是向国人、艺术圈以及同行的一份汇报。同时,这次展览也像是一面镜子,能够真切的看到自己。

北京最近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雨,空气闷热潮湿,可难得的一丝阳光却出现在了开展的下午。在开展的前一刻,徐冰还在展厅忙碌,整理每一件作品的细节,他一直如此。

在媒体发布会现场,这位戴着标志性的黑框圆眼镜,头发卷曲着,一张口永远是纯正的北京腔调的艺术家徐冰与往日相比增添了一丝庄重,虽然能看出他略带疲倦,但是眼中透出的力量确实无比强大。

策展人冯博一评价徐冰是一位资深的艺术家,也是一个“老江湖”。徐冰每隔两年就会有一件新作品,并且不断给人意外与震撼,他的艺术不是线性的,而是多路径与多维的,也是与社会现场和社会能量紧密相关,从不同角度就会不同的理解。

这位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历史的艺术家在回顾自己作品的同时,却带给观展者一种独特的体验,那是不同时代艺术形式多样性的体现。众多的作品在多条不同的线索上,进行了同一时空之下的交流。

《天书》,1987-1991

综合媒材装置,尺寸可变

加拿大国家美术馆(渥太华,1998)展览现场

发布会结束后,展览导览便从《天书》开始了。这件作品是徐冰的成名作。当进入《天书》放置的ucca甬道后,两侧墙壁、地面以及两边吊在房顶上自然下垂的弧形纸张上都印了规整的“字”,当你近看这些字的时候却一个也认不出。

这件作品来源于徐冰在1986年的突发奇想,两年后作品雏形已出,起名《析世鉴——世纪末卷》。作品一经问世,顿时引得圈内、圈外人的关注,众人纷纷好评。作品的冲击力和影响力形成了关于“徐冰现象”的大讨论。一天,徐冰收到了用他创造的文字写成的一封信,徐冰说,“我看不懂他们是在清算我的罪过还是在表扬我,后来人们都管它叫‘天书’,我觉得这可以采用。”于是,《天书》这名称便正式落定。

《天书》,1987-1991

综合媒材装置,尺寸可变

加拿大国家美术馆(渥太华,1998)展览现场

发布会结束后,展览导览便从《天书》开始了。这件作品是徐冰的成名作。当进入《天书》放置的ucca甬道后,两侧墙壁、地面以及两边吊在房顶上自然下垂的弧形纸张上都印了规整的“字”,当你近看这些字的时候却一个也认不出。

这件作品来源于徐冰在1986年的突发奇想,两年后作品雏形已出,起名《析世鉴——世纪末卷》。作品一经问世,顿时引得圈内、圈外人的关注,众人纷纷好评。作品的冲击力和影响力形成了关于“徐冰现象”的大讨论。一天,徐冰收到了用他创造的文字写成的一封信,徐冰说,“我看不懂他们是在清算我的罪过还是在表扬我,后来人们都管它叫‘天书’,我觉得这可以采用。”于是,《天书》这名称便正式落定。

第二部分则到了九十年代初期,徐冰移居美国纽约。一位来自东方的传统艺术家与西方当代艺术进行了短兵相接的交流,引发了他对于当代艺术瓶颈的一系列反思,包括他试图与动物进行“合作”,创作出《在美国养蚕系列》(1994至今)、《熊猫动物园》等。与此同时,《a,b,c...》(1991)与《英文方块字》系列等作品则利用不同语言进行看似合乎逻辑的重构,将中西方文化基因进行嫁接与融合,呈现出有趣且引人深思的作品。

《英文方块字书法教室》,1995-1998

综合媒材装置,尺寸可变

伦敦现代艺术学会(伦敦,1997)展览现场

第三部分时间跳转到2000年后,徐冰则更加关注当下现实。例如,以“911”事件出发创作的《何处惹尘埃》(2004至今)以及以互联网语言和图像为灵感创作的《地书》(2003-2014)等。而后,2008年回到中国的徐冰,面对处于飞速发展的现代中国以及旺盛的城市变化创作了一系列作品,包括像关注工人劳动痕迹背后深层关系的大型装置《凤凰》(2008-2013)。

谈及徐冰的最近一部作品,便是由公共监控视频剪辑成片《蜻蜓之眼》(2017),影片表面讲述的是一个爱情故事,实则探讨“边界性”问题。此次展出的纪录片记录了徐冰和团队如何去寻找在影片当中出现的监控影像的过程。

《蜻蜓之眼》(静帧),2017,影像,81分钟

可以说在整个ucca展现的时间长廊中,徐冰从早期研究的文化、语言及传统知识体系,到关注的跨文化与全球化议题,再到本世纪对于飞速发展的社会新现象的探讨,他用自己的艺术作品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整体的面貌,一直在“说着别人没说过的话”。

很多人说徐冰是一个“教科书式”的艺术家,的确,在他的作品中可以梳理出当代艺术的脉络。但与此同时,他的每一部作品又不会循规蹈矩,而是站在社会命运的肩膀上完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不断探寻新的说话方式。

徐冰的每件作品诚如他自己所说:“你生活在哪,就会面对哪里的问题,有问题就有艺术。”

近几年,除了教学和创作之外,徐冰的很多时间都用来参加各种形式的“集会”,通过不断的考察、发现,研究社会创意。

曾经,有人问徐冰做完《蜻蜓之眼》下一步做什么?

徐冰说,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办法回答,因为艺术的结果不是计划所得,我只能说,如果我还有精力,我仍然是对一个社会命运关注的人,或者对中国现场关注的人。如果我有新的话要说,那我一定还是会去找新的说话方法,就一定还有理由去探索新的作品。

文丨王雅静

编辑丨余歌(实习)

摄影丨李英武

视频摄影丨王欣

视频剪辑丨何玮

图片编辑 | 刘艺琳

图片来源 | ucca及徐冰工作室提供

v